丝弦 | 姚剧 | 柳子戏 | 赣剧 | 高甲戏 | 歌仔戏 | 彩调 | 徽剧 | 吉剧 | 碗碗腔 | 采茶戏 | 四平调 | 河洛大鼓 | 大弦戏 | 柳琴戏 | 泗州戏 | 木偶戏 | 快板书 | 锡剧 | 绍剧 | 越调 | 道情 | 闽剧 | 楚剧 | 扬剧 | 评弹 | 汉剧 | 眉户 | 陇剧 | 湘剧 | 小剧种 |
标签:123 20170521 何瑭讲廉 爱心幸福院 南海情.孙巨才 老妈的体己钱 董永和张七姐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

传记|《离合悲欢七十秋――沈佩华的艺术生涯》(十九)
时间:2017-04-10  来源:爱听戏网  作者:孟文井 叶传卿 2017-04-10 17:15

品读名家的故事
走进锡剧的历史
了解从艺的艰辛
感悟人生的道理沈佩华,著名锡剧表演艺术家,锡剧沈派艺术创始人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锡剧传承人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1924年10月出生,浙江杭州人,中共党员。曾先后当选为江


品读名家的故事
走进锡剧的历史
了解从艺的艰辛
感悟人生的道理


沈佩华,著名锡剧表演艺术家,锡剧沈派艺术创始人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锡剧传承人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1924年10月出生,浙江杭州人,中共党员。曾先后当选为江苏省戏剧家协会理事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,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人大代表和江苏省人大常委。现任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锡剧传承人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
1937年在上海学艺,从事舞台生涯50余年,在锡剧舞台上塑造了众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,形成了独特的沈派艺术。如《庵堂相会》中的金秀英、《红楼梦》中的林黛玉、《三看御妹》中的刘金定、《救风尘》中的赵盼儿、《玉蜻蜓》中的王智贞、《嫁媳》中的胡瑞莲、《孟姜女过关》中的孟姜女、《红嫂》中的红嫂等。其中《庵堂相会》参加华东地区六省一市的戏曲大赛,荣获表演一等奖金质奖章;1956年此剧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成舞台艺术片。锡剧电视连续剧《玲珑女》饰国太获第七届全国戏曲电视剧一等奖。1989年个人传略被收入《古今中外名女人辞典》、1991年被收入《中国当代名人录》、1992年被收入《中外文学艺术名人肖像》、1997年被收入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》,1995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《离合悲欢七十秋沈佩华的艺术生涯》一书。


第七章 拂面春风传喜讯


骨肉团聚


孟文井 叶传卿 著


56年7月下旬,《庵堂相会》的拍摄工作正进入最紧张的阶段,一位从南京来沪的同事给沈佩华带来了一封信。信封上的落款写着邗江县虹桥镇。会不会是?她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当她用颤抖的手拆开信封,信纸上映入眼帘的是:你的信收到了,下次我们带了孩子到南京来。短短的几句话,她却接连看了三、四遍,激动的心在扑扑直跳。千真万确,毛毛找到了!毛毛终于找到了!沈佩华无法控制自己,两行泪水滚滚而下。消息传开,大家纷纷向她祝贺,祝贺她找到了失散十四年的亲生骨肉!


十四年,五千多个日日夜夜,思女之情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。自从那年毛毛被养母王惠英带往他乡之后,犹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在这寒来暑往的十四个春秋里,尽管沈佩华自己历尽坎坷,然而一定要找到女儿的心情却从未改变,因为这是她在世上的唯一骨肉啊!十四年来,每当看到像毛毛一般年纪的孩子时,就更触动她的思女之情:要是毛毛在身边的话,也该这么大了。此时,即使是抱一抱、亲一亲人家的孩子也是好的。多少个夜晚,梦中见到了女儿,然而醒来只有清泪两行,无法入眠,只得长夜坐等金鸡鸣。只要毛毛还活在世上,我就一定要找到她!沈佩华怀着这样的信念,千方百计地在寻找着


1955年在上海时,她特地到曹家渡,找到了领养毛毛的张家,希望能在这里打听到一点线索。妻子不辞而别几年之后,张师傅方知个中原因。原来妻子王惠英带了毛毛是跟一个姓姚的走方郎中出走的,邻居讲,那个郎中是苏北口音。他将这些情况告诉了沈佩华。听完这些,沈佩华眉心起结、忧心重重,苏北?偌大的地方到哪里去找呢?大概没有希望了。王惠英娘家会不会晓得些消息?她将这个想法一说,张师傅马上接口:恐怕知道了也不讲,前几年我也去问过的。但是,除此之外就别无线索了,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她向张师傅要了王惠英娘家的地址,一回南京就立即发信。当地政府非常重视,县人民政府专门派人去落实此事,经多方了解,知道王惠英已去扬州邗江县,至于详细地址也不清楚。


沈佩华接到常熟县政府的回信后,即刻去信邗江,请求政府部门予以帮助。县里通过查访,终于在虹桥镇找到了当年的那位走方郎中姚医生。1956年6月下旬,接到邗江县政府的回信后,她急不可待地写信给姚医生,信中诚恳地写道:我非常感激你们对毛毛的养育之恩,没有你们十几年的抚养就没有毛毛的今天,我不是想要回孩子,只是想知道她现在生活得怎样,如果很好,我也就安心了,如果生活有什么困难,我可以接济小孩,最后特别恳切地请对方接信后,无论如何要回信。信发出后,她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,一天要去传达室好几次,每当有人喊沈佩华有你的信时,心就跳得特别厉害,然而拿到手一看,都不是苏北寄来的,大失所望。其实自己的信才发出几天,因为急盼回信,所以觉得时间特别长。不久,因为拍摄《庵堂相会》,她只得离宁去沪,到了上海也是天天盼回信,如今这封望眼欲穿的信终于送到了自己手上,怎能不叫她激动得流泪呢?沈佩华有了一种动力在推动她,工作更有劲头,就是走路,也觉得脚下轻巧多了,这真应着那句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老话了。


8月盛夏,王惠英夫妇果真带了毛毛来到南京。在延龄巷五号的一座老式转盘楼里,沈佩华终于见到了分离十四年的亲生女儿。一瞬间是惊?是呆?是喜?是悲?!难言难表。当年的毛毛,如今的姚淑娟对着沈佩华,叫了一声阿姨,沈佩华嗳地一声,答应下来,眼睛却不由地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女孩。当初离娘时,还是个血泡泡,如今已是个大姑娘了,她想,姚家十几年的心血才抚育成眼前的毛毛,今天能叫我一声阿姨,心里已经很满足了。因此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似亲戚朋友般地热情接待了姚家夫妇。


一天,姚医生夫妇上街去了,团里一位同事,在淑娟面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。沈佩华是一位很体贴别人的人,她原意只要知道毛毛的下落和现在的情况,就安心了。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不是姚家的骨肉,以免增加孩子和姚家夫妇的精神负担。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,她相信十四岁的毛毛应该懂事了,所以沈佩华情深意切地对女儿说:你现在寻到的娘是有名有利的人,你不能因此而冷淡姚家人。如果你寻到的娘还不如姚家,那你又怎样呢?现在你要好好读书,将来好好地为人民服务,这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。她还谆谆教导孩子:养育之恩大如天,我只是生了你,没有他们你也许已经不在世上了,这恩,这情,今生今世不能忘记。小淑娟点头称是。


游览了中山陵、玄武湖等风景区后,姚家夫妇和小淑娟就要回去了,沈佩华给他们剪了不少料子、做了好些衣服、买了许多糖果、糕点和日用品。姚淑娟认了亲生母亲,回去时的心情与来的自然不尽相同了,而沈佩华见女儿又要离开自己,心里当然也难舍难分。临别的那天,一路相送一路情,真所谓相见时难别亦难啊!


以后,沈佩华和姚医生之间经常通信联系,也不时寄些钱物到姚家,两家相处得很好。隔了一年,小淑娟要上初中了,姚医生来信提出考虑到孩子的前途,应该到城里来读书,再说你身边也无子女,应该回到亲生母亲身边。又写道,你是演员,我是医生,文教卫是一条战线,我们又是亲家,你不要有什么顾虑,以后就像亲戚一样来往字里行间表达的感情非常诚恳。考虑到他们身边已有亲生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同时供养三个孩子读书,负担确实不轻,而且在乡下读中学也较因难,沈佩华觉得应该把孩子接回来。但是,如果真的将孩子领到南京,人家抚育了十五年,孩子就这样飞走,沈佩华感到于心不忍,经过几次书信往来,再听取了一些亲戚朋友的意见,权衡再三,才正式将姚淑娟接到南京。因为自己经常要到外地演出,孩子吃饭、上学都成问题,所以她就将女儿送到上海父母家中。孩子的外公说,既然毛毛已回到沈家,那孩子的姓也应该改过来,并给她取了个名字沈秋萍,分离十四年的母女终于团圆了。
 
难忘今宵
 
短短的几年中,沈佩华无论在艺术上,生活上都起了很大的变化,安定优越的条件使她在艺术的殿堂里更加勤奋苦练,更上一层楼。五十年代中期起,省锡剧团和她本人都处在兴旺向上的鼎盛时期,整个剧种也是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,欣欣向荣的景象。那时的省锡剧团,除了日常的演出外,还担负着许多重要的招待任务,有时到外地巡回演出,第一天刚刚装好台,还未公演就会因特殊任务而调回南京,甚至还有因临时重要演出而半夜起来排戏的情况,团里的黑板上也经常会有今晚等待任务,一律不准外出的通知。这里说说与沈佩华有关的两件事:


1958年9月20日下午四点多钟,团长通知沈佩华、姚澄、王兰英等人晚上有任务。晚饭后,小汽车接了他们直朝中山门方向开去,很快就奔驰在城外的林荫道上。这地方沈佩华从未来过,夜幕下路边高大的梧桐树,两旁茂密的竹林,静悄悄的马路上极少行人,无形中使人产生一种神秘感。沈佩华轻声地问同车的省文化局长周�:今晚是什么任务?局长笑着回答: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不多时到了一处所在,只见树木参天,芳草萋萋,清新的空气中不时送来阵阵花香,几幢别墅坐落其中。小汽车经过门卫时,局长下车出示通行证,更使人觉得任务不一般。到了演员休息室,局长才宣布:今晚招待的对象是毛主席!顿时大家欢喜、激动、兴奋无法形容。


省锡剧团演出的剧目是王兰英、费兴生的《双推磨》和姚澄、沈佩华的《红楼梦》中的黛玉葬花。演出就在大厅里进行,大约演完一半节目时,局长到休息室来向大家打招呼:不能让主席太累,一部分节目就不演了。接着对沈佩华等人讲:让你们去见见毛主席。于是大家赶紧卸妆来到大厅,只见主席坐在大沙发里,宽阔的前额红光润亮,面露慈祥的笑容,正在吸烟。一行人来到他跟前,省委书记江渭清对毛主席说:这是我们江苏的著名演员,并把她们的名字逐个介绍。主席闻言,随即将烟蒂放在烟缸里,就要站起来。沈佩华只觉得心跳得厉害,一时又不知说什么才好,赶紧上前按住主席的双肩,连声说道:主席你坐,你坐。毛主席和她们一一握手。这时音乐声起,江渭清对沈佩华说:你陪主席跳个舞吧。沈佩华怀着紧张的心情请主席共舞,开始非常拘谨,随着主席亲切的话语,慢慢平缓下来。主席问她:你们经常演些什么剧目?常到什么地方去演出?观众是些什么对象?沈佩一一了回答。接着主席又问:江苏有哪些地方剧种?沈佩华回答,有锡剧、扬剧、苏剧、淮剧,由于她的杭州夹上海口音,主席对其中淮剧的淮字,听不太懂,沈佩华一时急得不知怎样才能讲清楚,忽然灵机一动,对主席说,就是您老人家提出的一定要把淮河治好的淮字,主席听懂了,发出了爽朗的笑声。毛主席的音容笑貌,刻在她的心中,毕生难忘。


1960年6月18日,沈佩华在上海又见到了毛主席。那天晚会上,她和王兰英演唱了一曲苏南小调《九连环》,主席手拿预先打印好的唱词,边听边看,演唱结束,毛主席招手示意她们过去,她们在毛主席两边坐定后,沈佩华向毛主席说:我们刚刚在您的家乡演出回来。毛主席听后很高兴地说:噢,你们到韶山去了,好啊,好啊。又风趣地:我们那里蚊虫很多,很脏吧?一句话,引得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

回到住处,沈佩华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,她亲身感受到了毛主席对文艺工作的重视和亲切关怀,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是何等的光荣和自豪!联想到过去年代里所受的苦难,更加深了自己对党、对毛主席的感情。她暗下决心,一切听党的话,为党的文艺事业奋斗终身。

 

   

相关关键词:沈佩华 

友情链接:itingxi#126.com (#换成@)

河南豫剧网安徽戏曲网河北梆子演唱会淮海戏网